首页 全部展览 全景导览 精选展品 精品视频
展览在线 展览精品 展览策划 开放信息
展览详情
Exhibition Details
展览名称: 惊世大发现——南昌汉代海昏侯国考古成果展
展览日期: 2016/10/11-永久有效
主办单位: 江西省文化厅、江西省文物局、南昌汉代海昏侯国遗址管理局
承办单位: 江西省博物馆 、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院
协办单位:
开馆时间:
展览地点: 江西省博物馆
展览类型: 免费
查看场馆位置 >>

展览内容:

惊世大发现——南昌汉代海昏侯国考古成果展 南昌汉代海昏侯国考古是近年来全国瞩目的热点文化事件。自2011年以来,经过五年多科学调查和发掘,发现了以紫金城城址、历代海昏侯墓园、贵族和平民墓地等为核心的汉代海昏侯国一系列重要遗存。以紫金城城址为代表的汉代海昏侯国都城和以历代海昏侯墓为代表的墓葬区,是我国目前发现面积最大、保存最好、内涵最丰富的汉代侯国聚落遗址;同时抢救性发掘了第一代西汉海昏侯刘贺墓,发现了我国迄今为止保存最好、结构最完整、功能布局最清晰、拥有最完备祭祀体系的西汉列侯墓园,出土了金器、青铜器、铁器、玉器、漆木器、陶瓷器、纺织品和简牍等各类珍贵文物1万余件(套)。这一系列重要遗存的发现,众多精美文物的出土,极大地丰富了人们对江西汉代历史文化的认识,为西汉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的研究提供了全新资料。 海昏侯国考古成果受到社会公众广泛深度关注,被誉为“公众考古的一个范例”。为了更好地展现考古成果,满足公众热切的文化诉求和观展热情,2016年10月11日,“惊世大发现——南昌汉代海昏侯国考古成果展”在江西省博物馆开幕。这是继2015年11月及2016年3月两次临时专题展览之后,海昏侯国考古的第三次集中长期展示。截至2018年2月底,展览共接待观众102万余人次,成为江西最受欢迎、最具影响力的一个展览,成为一张宣传展示地方历史文化的亮丽名片。 适时策划 公众考古新尝试 “惊世大发现——南昌汉代海昏侯国考古成果展”展览策划,站在世界文化遗产保护和展示的高度,立足南昌汉代海昏侯国最新考古发掘、研究规划成果,围绕国家文物局“一流的发掘,一流的保护,一流的展示”要求,从宏观到微观,从遗址到遗物,全面展示海昏侯国考古发掘的阶段性成果,凸显此次发现的鲜明特点、突出亮点、重大价值和重要地位,第一时间将考古成果与全民共享,让考古成果惠及百姓,让文物保护意识深入人心。 展览总体策划体现两大独特性,一是实时关联、动态展示,以最快速度将考古成果呈现给观众,让公众考古真正融入百姓生活,并即时更新陈展内容,让展览呈现最全面、最权威的面貌。二是以故事为主线,以兴趣为引导,重点讲好发现的故事、刘贺的故事、刘贺所处时代的故事,满足观众文化需求。 优选展品 组合化整体呈现 展品选择坚持安全性和艺术性相结合、普遍性和独特性相结合、代表性和实证性相结合的原则,选取刘贺墓及其墓园出土的符合展出条件并具有代表性的文物 922 件。 展出文物涵盖了青铜器、陶瓷器、金器、玉石器等多个品类。这些文物展品造型精美、工艺精湛、功能多样、内涵丰富,展现汉代王侯贵族奢华生活,彰显悠远厚重的历史文化。展品围绕主题进行组合展示,客观反映考古面貌,力求体现其内在联系,揭示文物历史与艺术价值;突出展示和解读此次发掘最有价值、最能反映墓主身份的重点亮点文物。 展品在选择上遵从文物安全首要原则,确保符合展出条件,并结合文保工作实行动态轮换,即时展示最新文保成果。对因条件所限无法现场展出的文物,则通过图版、视频播放等形式予以体现。 透物见史 讲好海昏侯故事 展览以南昌汉代海昏侯国考古成果为主题,以“物史互证—文化阐释—人物解读—面向未来”为主线,分“惊现侯国、王侯威仪、传奇刘贺、保护共享”四个部分展开。通过展览,看精美珍贵文物,看汉代社会文化,看刘贺传奇人生,看考古文保成果,了解发现的故事、刘贺的故事、刘贺所处时代的故事。 一、惊现侯国 惊现侯国部分展现了文献记载中的汉代海昏侯国,进而通过严谨的考古工作,确证海昏侯国遗址及刘贺墓园,揭开2000年前侯国的神秘面纱。 二、王侯威仪 王侯威仪部分从礼乐宴飨、盛装出行、酎金积贮、生活风尚四个方面,还原西汉列侯奢华生活,让观众欣赏精美珍贵文物,通过文物读历史、知文化,了解当时的政治制度、经济面貌、社会风尚和工艺水准,使观众领略朴拙精妙的汉代工艺,结识厚重幽远的汉代历史。 三、传奇刘贺 传奇刘贺部分展示了确定墓主的完整证据链,并通过文献记载和考古成果对刘贺从王到帝再到侯的跌宕起伏的传奇人生进行还原和解读。展现生动鲜活的刘贺形象,以物为鉴,用全新的视角重新审视刘贺其人其事和那段风云变幻的历史。 四、保护共享 保护共享部分以专门篇幅对海昏侯国考古发掘和科技保护的先进理念、方法和成果进行介绍,对未来海昏侯国遗址规划进行展望。南昌汉代海昏侯国遗址是祖先留给我们的珍贵历史遗产,有效保护,一流展示,合理利用是我们的应尽职责。 精心设计 多手段创新展示 一、营造氛围,突出特点,舒适协调 展览形式设计选取汉代建筑的典型元素,以红色和金黄色为主色调,营造出明快柔和的艺术风格和观展氛围,带领观众走近神秘的海昏侯国。展览分设两层,一层为总序厅,采用汉代典型纪念性建筑子母阙,气势宏伟;二层为主展厅,整体风格为汉代居室建筑,浓厚的历史氛围让人仿佛置身时空隧道之中。展览灯光设计既考虑文物安全,又便利观众参观。展厅中部的共享空间利用垂幔造型避免了室外光对文物造成伤害,同时又借用部分室外光的效果,营造出舒适的光环境。 二、合理规划,突出重点,布局科学 展览总面积2314平方米,展线长度548米。根据空间特点设计的造型隔断墙设置标题版、展壁、展柜,合理分配各部分空间关系,布局规划科学合理,展览动线清晰流畅。展厅中心共享空间设计多媒体展示和观众休息空间,便于观众人流集散。 三、区别设计,组合展示,贴心呈现 展览以文物为中心,综合运用图文、图表版面设计和多媒体展示手段,形成组合化视点。针对青铜器、陶瓷器、金器、玉石角器等多个品类,进行区别化展示设计;对刘贺玉印、青铜雁鱼灯、墨书金饼等重点文物进行精品化设计;金器和五铢钱以规模化呈现,客观反映考古面貌。根据人体工程学和文物特质确定呈现视觉角度,并放置放大镜等设备以辅助观展。 四、主辅相成,动静结合,虚实相辅 结合内容设置,采用图文版面、三维视频影像、影视画播放、多媒体触摸屏、安车模型、展教用文物仿制品等多种形式的辅助展品。辅助展品设计风格与空间环境、时代背景和文物语境相协调,重点亮点突出,准确传达信息,增加展览的趣味性和参与性,用丰富的手段全面辅助展览,传播文化。

Panoramic Exhibition
点击查看 >>
展览前言
Exhibition Introduction

南昌汉代海昏侯国遗址的考古工作举世瞩目,国家文物局将其列入重点考古项目,提出“一流的考古、一流的保护、一流的展示”的要求,派出专家组,指导考古发掘和文物保护工作。江西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高位推进,省文化厅、省文物局周密部署,精心组织,遗址的发掘与保护工作高效有序展开。 2011年以来,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等单位在海昏侯国遗址发掘面积1万余平方米,揭露出了完整的墎墩山海昏侯墓园及众多遗存,出土文物1万余件(套)。同时对周边城址和墓葬区勘探约400万平方米,基本确认了紫金城城址即为汉代海昏侯国都城,墎墩山海昏侯墓即为第一代海昏侯刘贺墓。一系列重要遗存的发现,众多精美文物的出土,极大地丰富了人们对江西汉代历史文化的认识,同时也为西汉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的研究提供了全新资料。 为了让考古和文物保护成果及时、广泛地惠及社会公众,我们精心遴选了部分新近出土和最新修复的文物,再次举办文物特展,以具有代表性的文物922件,多角度、全方位展示南昌汉代海昏侯国的考古发掘成果。让我们跟随考古人的步伐一起走近这个具有传奇色彩的侯国,去探寻它的过往与辉煌。

单元介绍
Unit Introduction
第一部分 惊现侯国第二部分:王侯威仪第三部分:传奇刘贺第四部分:保护共享
第一部分 惊现侯国

一伙贪婪的盗墓贼,打破了小村的宁静;一个及时的报警电话,揭开了2000年前侯国的神秘面纱。经过五年的抢救性科学考古发掘,一位历经王、帝、侯三种身份,富有传奇色彩的人物——刘贺,一个我国迄今为止发现的保存最完好、布局最清晰、结构最完整的西汉列侯墓园——西汉海昏侯刘贺墓园,一座烙刻着王侯印记的古城——紫金城,一个被历史尘封的侯国——汉代海昏侯国,正一步步清晰地显现在世人面前。 第一单元:海昏传说 海昏,古老而神秘的地名。说它古老,是因为海昏县辖属汉代豫章郡,是有史籍记载的江西最早的十八县之一;同时县域内又有汉代郡国并行制度下一个特殊的侯国——海昏侯国,公元前63年西汉第九位皇帝刘贺被废后徙封海昏侯,就国于此。说它神秘,是因为随着时代政区的变迁,特别是彭蠡泽—鄱阳湖的沧桑巨变,古老的海昏早已湮没于历史的尘埃之中。它们在哪儿?何时出现?因何命名?范围几何?海昏县与海昏侯国是怎样的关系?文献鲜有记载,只留下一个个传说让后人无尽遐想…… 第二单元:惊世发现 江西省南昌市新建区大塘坪乡观西村,村民们依旧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他们绝不会想到,就在离他们东南方1000米不到的墎墩山上,沉睡着一位距今2000多年的汉代王侯。 2011年3月23日,江西省文物部门接到群众举报,南昌市新建区墎墩山,一座古代墓葬正在遭受盗掘。从盗洞盗出的葬具构件看,该墓葬规模较大,等级较高。鉴于该墓地处偏僻,保护难度极大,经国家文物局批准,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等单位于2011年4月开始对这处高等级墓园进行抢救性发掘。从此,消失已久的汉代海昏侯国重新回到人们的视野之中。 第三单元:侯国探秘 考古人员对南昌汉代海昏侯国遗址进行了实地考古调查,调查面积超过5平方公里,发现了以紫金城城址、历代海昏侯墓园、贵族和平民墓地等为核心的海昏侯国一系列重要遗存,并证实面积达3.6平方公里的紫金城址即为汉代海昏侯国都城,这是我国目前发现的面积最大、保存最好、内涵最丰富的汉代侯国聚落遗址。同时,抢救性发掘了我国迄今发现的保存最好、功能布局最清晰、结构最完整、拥有最完备祭祀体系的西汉列侯墓园——刘贺墓园。这一切为我们复原汉代海昏侯国历史面貌奠定了基础。

第二部分:王侯威仪

汉代追求“事死如事生,事亡如事存”的丧葬观念,厚资多藏,器用如生人。因此,汉墓出土的文物以品种多样著称。这些文物向人们传递了那个时代政治、经济、文化、生活的诸多细节,为考古学家还原汉代历史提供了极为珍贵的资料。 南昌西汉海昏侯刘贺墓标准、完整的墓葬形制及丰富、独特的随葬品既印证了那个时代的丧葬习俗,反映了当时皇室贵胄的政治制度和日常生活,同时也是当时社会手工艺技巧和艺术发展趋势的集中体现。我们从中不仅能窥见西汉贵族的奢华生活,更能领略巍巍大汉的雍容气度。 第一单元:礼乐宴飨 刘贺墓北回廊出土了一整套乐器,包括两架编钟、一架编磬、琴、瑟、排箫、笙和三十六尊伎乐俑,形象再现了西汉列侯宴飨时的用乐制度,反映了汉代继承《周礼》中规定“诸侯轩悬”(诸侯三面,缺北面,形似车舆,称为“轩悬”),乐舞“六佾”(36人)的乐悬、舞列制度。 在墓室回廊东北部的酒具库与厨具库中,出土了大量与日常饮食宴飨有关的青铜器、漆木器等文物。从酿酒器、储酒器、盛酒器、饮酒器到各类饮食器具一应俱全。由此可见,宴飨在汉朝社会中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这些饮食器具大多造型简约,纹饰简朴,注重实用功能,体现了鲜明的时代特色,同时表现出西汉王侯阶层流行的艺术风格、审美情趣。 第二单元:盛装出行 马车是汉代最主要的交通工具。汉代马车种类繁多,并且有等级和功用之分。南昌西汉海昏侯刘贺墓发现的真车马和偶车马,为西汉列侯的车舆、出行制度作了全新的诠释。 墓室西面的车马坑,为我国长江以南地区首次发现的真车马陪葬坑,陪葬木质彩绘车5辆和马匹20匹,其中的车具、马具多鎏金错银,工艺精湛、制作考究。在墓室南回廊甬道及东西两侧车库内,发现了属于军礼性质的两辆三马双辕偶乐车和多辆属于导车、从车性质的偶车马以及御夫木俑。两辆偶乐车上分别配有实用青铜錞于、青铜铙和建鼓,证明了西汉高级贵族出行使用了军礼。 第三单元:酎金积贮 西汉是我国历史上一个名副其实的“多金王朝”,其黄金库存,可谓中国古代历朝之最。南昌西汉海昏侯刘贺墓共出土金器478件,合计115公斤。其中金饼385枚,马蹄金48枚,麟趾金25枚,金板20块,是迄今我国汉墓考古发现金器数量最多、种类最全的一次。其中四枚金饼上的墨书“南藩海昏侯臣贺元康三年酎金一斤”,显示这批金饼与当时西汉的酎金制度有关。马蹄金与麟趾金内嵌琉璃和首次集中发现的“上”“中”“下”铸文为研究此类金器提供了新的视角。 第四单元:生活风尚 南昌西汉海昏侯刘贺墓出土了金器、青铜器、铁器、玉器、漆木器、纺织品、陶瓷器、竹简、木牍等珍贵文物1万余件(套),其中造型各异的灯具、炉具、席镇等陈设器,形态多样的铜镜、漆奁等梳妆用具,高贵典雅的玉佩饰,特别是种类繁多、纹饰精美的漆木器等,不仅工艺精湛,更充满审美情趣,不仅印证了汉代厚葬之风,也为我们认识那个时代的生活风尚提供了重要依据。尽管汉代社会距今已经两千多年,但这些通过考古发掘出土的大量实物资料,为我们生动再现了西汉高等级贵族奢华典雅的生活。

青铜钮钟

点击查看

青铜蒸煮器

点击查看

“昌邑籍田”青铜鼎

点击查看

青铜染炉

点击查看

青铜铙、青铜錞于

点击查看

西汉青铜当卢

点击查看

五铢钱

点击查看

青铜雁鱼灯

点击查看

南昌灯

点击查看

青铜滴漏

点击查看
第三部分:传奇刘贺

经过历时五年的考古发掘工作,南昌西汉海昏侯墓所发现的多重证据最终确定墓主为西汉第一代海昏侯刘贺。 身为西汉皇室成员的刘贺经历了王、帝、侯的起伏跌宕,仅做了27天皇帝。文献对其“荒淫无度”的表现有多处记载。南昌西汉海昏侯墓的发掘让我们得以在史书之外,从物的角度,用全新的视角重新审视刘贺其人其事和那段风云变幻的历史。 第一单元:身份揭秘 南昌西汉海昏侯墓地处文献记载西汉昌邑王(海昏侯)刘贺的封地,历史背景清楚。主棺内发现的“刘贺”玉印为海昏侯刘贺随葬的私章,这是判断墓主身份的最有力证据。而“南藩海昏侯臣贺元康三年酎金一斤”墨书金饼以及“海昏侯臣贺”“元康四年”等字迹木牍也成为确定墓主身份的直接证据。此外,出土文物上的字体与同时期中山怀王刘修墓竹简文字风格相仿;出土瓷器风格与同时期墓葬一致;出土的200万枚五铢钱分别来自汉武帝、汉昭帝、汉宣帝时期,也间接证明了墓主即西汉第一代海昏侯刘贺。 第二单元:其人其事 刘贺(公元前92—前59年),汉武帝刘彻之孙,昌邑哀王刘髆之子,西汉第九位皇帝。他4岁承袭父位,成为第二代昌邑王;18岁被拥立为帝,27天被废;29岁封海昏侯,就国豫章海昏县;33岁病逝于封国。刘贺在史书中最为人们所关注的,就是他在获拥立的27天时间里,“荒淫迷惑,失帝王礼谊,乱汉制度”,被以霍光为首的群臣所废黜的故事。 然而,在刘贺墓中出土的诸如编钟、琴、瑟、排箫等礼乐用器;绘有孔子像及孔子生平的漆质构件;各式漆砚、墨及近万枚竹简;漆木质围棋盘以及西周青铜提梁卣、东周青铜缶等文物,向人们展示了一个与史书记载不一样的刘贺,一个有文化、懂情趣的君子形象。也许,这才是历史的真相。

刘贺玉印

点击查看

墨书金饼

点击查看
第四部分:保护共享

国家文物局和江西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南昌汉代海昏侯国的考古发掘和文物保护工作。江西省文化厅、省文物局精心组织,省直有关部门及南昌市协同配合,全国范围内相关领域专业权威力量云集于此。全新的工作理念、科学规范的发掘过程、先进的文物保护技术、可靠的支持保障,使得南昌汉代海昏侯国考古发掘与文物保护被誉为当今中国考古的典范,代表了中国考古的发展方向。 南昌汉代海昏侯国遗址是祖先留给我们的一份珍贵历史财富。有效保护,一流展示,合理利用是我们的应尽职责。从南昌西汉海昏侯刘贺墓园和侯国都城完好状况和考古价值看,已具备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条件。江西省委、省政府已将南昌汉代海昏侯国遗址保护利用作为全省重大文化旅游项目,列入“十三五”经济社会发展规划。文化遗产人人保护,保护成果人人共享,不久的将来,一座环境优美、设施齐全、展示精美、功能配套的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将展现在世人面前。 第一单元:科学发掘 自2011年起,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根据国家文物局《关于江西新建墎墩古墓考古发掘项目的批复》精神,制定了《江西新建墎墩墓葬抢救性考古发掘工作方案》,确立了南昌西汉海昏侯墓园及侯国遗址考古工作的技术路线。考古发掘工作注重科学规划,始终坚持方案预案先行。发掘过程系统科学,采用最前沿的科技考古手段,多学科协同配合,最大限度地保护了文物安全,全方位获取了文物信息。 第二单元:科技保护 南昌汉代海昏侯国考古发掘和文物保护工作相辅相成、紧密配合。其中,刘贺墓科技保护工作贯穿发掘过程始终,包括了考古发掘现场文物抢救性保护和实验室文物修复保护。按照文物的不同质地,设立金属玉器、丝织品和漆木器三个文保工作组,由国内相关领域的权威专家担任组长,确定保护修复方案,指导具体保护工作。工作中引入先进的分析检测手段,依据文物保存实际结合检测分析结果选择合适的保护方法,最大程度地保护了文物、获取了文物信息,为今后文物的长久保护和利用奠定了坚实基础。南昌汉代海昏侯国遗址已成为检验和展示我国科技文保水平的一个重要舞台。 第三单元:规划展望 南昌西汉海昏侯墓园是我国迄今发现的保存最好、功能布局最清晰、结构最完整、拥有最完备祭祀体系的西汉列侯墓园,是长江以南地区发现的唯一一座带有真车马陪葬坑的墓葬,是我省迄今发现的出土文物数量最多、种类最丰富、工艺水平最高的墓葬;以紫金城城址为代表的海昏侯国都和以南昌西汉海昏侯墓为代表的墓葬区,是我国目前发现的面积最大、保存最好、内涵最丰富的汉代侯国聚落遗址。 南昌汉代海昏侯国遗址是祖先留给我们的一份珍贵历史遗产保护好、利用好、展示好这份遗产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江西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成立汉代海昏侯国遗址文物保护领导小组和南昌汉代海昏侯国遗址管理局,全力推进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建设。南昌市委、市政府按照省委、省政府要求,划定规划区,组织编制《南昌汉代海昏侯国遗址周边区域发展概念规划》、《南昌汉代海昏侯国遗址周边区域旅游发展规划》、《紫金城城址与铁河古墓群文物总体保护规划》、《南昌汉代海昏侯国遗址公园建设规划》、《刘贺墓园保护展示工程》和《南昌汉代海昏侯国遗址博物馆建设规划》等系列规划。不久的将来,一座环境优美、设施齐全、展示精美、功能配套的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将展现在世人面前。

展览结语
Exhibition Epilogue

展览视频
Exhibition Videos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云展览立场。

全部评论0